自主學習
Leave a comment

成為一個人,On becoming to be a person.

文/鄭婉琪

這兩年來,公辦公營的實驗教育一個一個出來,也相當引起家長的注意與媒體的注意。公辦公營的,或是政府有補助的實驗教育,他的核心理念是什麼?希望透過實驗教育的彈性,落實什麼,跟原來的學校會有什麼從理念到教學方法上的不同?值得分析。

教育制度的設計,是鑲坎在歷史之中的。一代代的人,受著不同的教育影響著,教育與社會的關係也就不同。然而,在這個時代,不論我們的教育制度能否跟上,「以學生為主體」已經是這個時代的一股教育或學習的改革動能。

不論是107年要上路的新課綱,以「自發、互動、共好」為核心素養,或是最近很受到關注的「自學」,如何讓我們的孩子,在學習上更能有主體思考,教育者變成一個引導者、陪伴者,每一個學習者的主體在哪裡,是這個時代學生自己、教師、家長都要深刻理解的一件事。

其實老實說,自學生不一定會自學。而且,自己有自學能力的自學生,並不多。

為什麼呢?我想,我們社會,包括教育界、包括家長,對於學習的認知,還停留在學習一套東西。連自學的申請都是。

學習的意義,在哲學上,在教育理論中,不等於課程。課程或許可以幫助某些向度的學習,但是有主體的學習,代表著我們相信一個人的主體是在經驗、思考與創造中,不斷形成的。一個好的對話者,在學習者周遭所給予的幾句對話,可能會勝過做完一系列的教學計畫。

然而現在台灣的實驗教育,還是一整套的教育計畫,少有自主學習的成分。透過「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」的法令,一般所說的「自學」提出申請者,有多少比例,是自主學習呢?如果不是,那麼問題出在哪裡?

其實我們的社會不太相信自主學習,也不太有自主學習的文化與支撐。學校聽到學生要出來自學,便會以家長式的立場,關心與擔心著學生。而學生或家長若在學校主張,老師,我想要在學校裡面,某些課堂自學,我可不可以到圖書館去自學,所得到的答案,大多是不行的。

而我們還是喊著,我們希望孩子有自主學習的能力。

自學的審議,會說,這不只是家長的教育選擇權,還有孩子的受教權。怎麼會到這個時代,整個社會大多不理解自主學習,卻是滿街自學口號呢?自學的申請,有多大的空間,可以讓學生自主去探索,讓旁邊的陪伴者引導者,作為孩子自學的支撐?

教育選擇權真的不等於自學。自學在教育選擇中,是不是一種選擇?可能不是。因為教育跟學習的意義不一樣。

這兩年來我不斷在想,我如何去支撐孩子的自主學習?對我來說,假如他們是學習的主體,我得先坐在旁邊,陪著他們,聆聽他們,分析著他們的夢想,他們適合的方法,給予他們一些建議,然後陪伴著他們執行。

更早的時候,我以為,我是一個教社會課的老師,而學生也需要學習我所準備的內容。但是我的工作讓我需要不斷深思什麼是自主學習,我坐下來陪著孩子學習,看見孩子的主體。我希望就我的觀察、聆聽,去看到孩子核心的發展,需要的是什麼?雖然我不能面面俱到地看到孩子每一個菜要怎麼吃,但是我知道要怎麼樣讓還子更能感受到自己正在抓到學習的方法,成為一個人(On becoming a person) 。

自主學習是一個人成為他自己的歷程。在這個新的時代,尤其如此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