羽白群學, 社群
Leave a comment

習飛的故事–七年級的男孩

 

文:鄭婉琪

昨天,我盯著幾位七年級的男孩做期末的報告,自稱這學期孩子都愛找我的這位老師,頓時臉上變黑許多…。

跟大家耗一整天啊…,我得要有這樣的決心,才能去對上學生在做報告時會中斷掉的點。我得一一檢查,是哪個環節的問題?是不知道怎麼發想?不知道怎麼呈現?不知道怎麼運用工具?或是不知道,其實我們還是得要好好做完一些事的?

我請新老師賴霧流老師幫我看幾組我覺得比較穩定的學生,然後自己帶著一半的學生,在會議室中一起努力。我跟學生說,我們,不是我需要要求你們做到什麼,而是我們來看看怎麼樣達到自己所想要成為的自己,或是,現在就想要做到的自己。

這過程其實是很鬥智的。學生在這時候,各種內在的價值都會翻出來跟我對應,比如說啊我們又不是體制內,為什麼要做這些啊?不過還好我有兩位八年級的學生在這一組跟我一起坐鎮,好像一年也真的差很多,八年級的學生,很願意聽我給的建議,然後修整其實已經豐富,但是軸線還不清楚的簡報。而七年級的幾位男孩,還活跳跳的,讓我只好趕快自我反省,不過是比六年級孩子大一點,我不能一下子標準太高,會嚇到他們…。

就這樣,一個一個抓著,第一版,第二版,第三版,有時在電腦上,有時在我的空白筆記本上畫著簡報結構。終於熬到最後一位,我說,走吧我請你喝飲料,然後我們重新聊聊…。

這位很可愛的七年級男生,心裡大概很想要拒絕我吧。但是跑不掉啊,這位老師看來已經是要預備體力讓他認清現實。

終於翻過一個山頭,有經驗的我知道。我也心裡想著,啊回家他應該會抱怨連連,說他今天被我這位老師盯上。但是呢,我知道那是情緒啊,終究幫忙孩子把能力要到,心裡才不會空掉。

回想著幾個七年級的男孩,一路上,我好像各用不同方法讓他們上了自己的軌道。希望大家知道,我可能能力有限,但是心意就是如此了。

終究你們會越來越好的。有能力實踐自己也是達到自由的要件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